timg

我的名字是“手淫到天亮”。不是嘩眾取寵,而是我的真實寫照。我經常一個人在深夜手淫,直到天光大亮,人像要死了似的。特別是在寒冷的冬季,這種感覺就像在地獄中一般。因此我想將我十幾年來的痛苦與掙扎寫下來,讓那些還沒有受手淫之害的人引以為戒。

  


 

 

我今年三十二歲。自十五年前那個愚蠢的夜晚,我在一個“損友”的勸誘和引導下,嘗試了第一次手淫,從此我就一發不可收拾起來。特別是讀大學之後,我更沉迷在這種自慰的快感中無法自拔。大一、大二兩年,平均達到每天三次。

timg (1)  

 

手淫這東西就像吸毒一樣容易上癮。你天天都想著這玩意兒,然後就會找個機會用手來解決欲望的膨脹。。。。因此,這件事一旦開始了就一發不可收拾。 而“手淫無害論”這個理論又不知害了多少人,使手淫有了最好的理由!

timg (2)  

 

後來,一天三次實在是做不動了,但是由於慣性的原因以及不可理喻的軟弱,哪怕是毫無衝動的時候,只要沒人在,我也會手淫。

timg (3)  

 

 

在不知不覺中,我原來非常充沛的體力開始衰減了,我的視力本來不好,就更加惡化。。。我的眼鏡度數達到了1300多度。我開始感到腰酸,乏力,疲倦,開始從校運會4×100米接力的運動員變成了不愛運動的人,稍動一下就出汗,累。

timg (4)   

 

 

可是我還是在手淫,我明知這一切是手淫造成的,我還是控制不住自己。每次都跟自己說,“這是最後一次了”甚至干脆想,手淫沒有害的,不是都這麼說的嗎?

timg (5)  

 

就這樣,大學後面兩年,我基本保持了每天一到兩次的手淫頻率。
  
  工作以後,分到一家機關單位。工作勞累,應酬又多,因為工作需要大量飲酒,加之工作本身的不愉快。。。。這些都急劇消耗著我的精力,我的能量,透支著我的生命。 一天下來,身心疲憊的我渴望得到一種解脫,一種鬆弛,或是一種逃避。。。習慣性的,我又開始了手淫……我常常從回家吃完飯就開始這一行為,直到下半夜,甚至早上六、七點鐘才完成“任務”,完全沒有了人形一般地去睡覺,頭腦空了,手腳冰涼,有時覺得未日已經來了。

timg (6)  

 

 

令人絕望的是,休息不到一小時左右,我還得起床去上班。我對自己真是殘酷得不能再殘酷,!可我不能自拔,我試過上百遍了,這種習慣頑固得超出人的想像和人能夠克服的極限!有時我懷疑戒手淫是否比戒毒還難。。。

timg (7)    

 

就這樣,我在這種矛盾、痛苦、郁悶、擔憂、絕望多種情緒的交織下度過我灰暗的前半生。。。我透支得太多了,我原來體質很健壯,打起架來兩個普通人不是我的對手,但現在,我再也沒有那種“用拳頭說話”的勇氣和實力了,我變得膽小怕事,怕與人發生衝突,因為我知道,我已經今非昔比了。

14c9217f9e2f0708246771a5ef24b899a801f2d0  

 

我的體力、耐力、精力都很差,工作成為一種巨大的負擔,因為我沒有那麼充沛的精力和體力!性功能也大大衰退了。。。。如今我自卑,卻又自暴自棄,我還是像以前一樣,三天兩頭就“獨自一個人手淫到天亮”,然後帶著滿腔的悔恨、恐懼、絕望,頭腦昏沉、四肢疲軟、像具行屍般地去我不想去的地方----單位。因為我手淫給我身體的致命損傷,我感覺自己生活在深深的黑暗之中。
  誰來救我。。。。。。

timg (8)  

 


 

 

原文【點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戒為良藥 的頭像
戒為良藥

戒為良藥

戒為良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