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窮途末路

色情給人虛幻的快感。前一刻它讓人飄飄欲仙,後一刻它就牢牢地將人拖入無底深淵。---羅波

 

如果色情成癮者不管不顧色情帶來的問題和風險,一意要保持和色情的性愛關係,結果會如何呢?對一些人來說,結局是:是生活受到巨大衝擊,被逼到窮途末路之上,這種巨大的生活變故會帶來不可估量的後果。而色情觀看者之前滿口的否認和狡辯全都會變得蒼白無力,因為血淋淋的現實已經證明,他或她已經對自己和別人犯下了不可彌補的錯誤。

 

窮途末路包括外部危機和內部危機。外部危機指現實生活中的變故,如在工作時觀看色情被逮住,或是和女朋友吹了,內部危機則是指以情感和精神崩潰為表現的內心變化。色情帶來的某些影響是可以猜測的,比如說,那些強迫性觀看色情並且深受其苦的人,比只是偶爾瞄一兩眼色情的人更容易走上絕境。但是,色情能引發的某些後果超乎想像。比如說,第一次觀看色情的人無意間下載了兒童色情而被抓去蹲了大牢。再比如說,有人雖然如今不怎麼看色情,但早就遺忘的限制級錄像被妻子發現,引發了一系列家庭問題,最終導致離婚。

 

現實很殘酷無論你認為自己如何控製或者限制​​了觀看色情的行為,你都不能百分之百確定所有的事情都在掌控之中。就像酗酒、嗑藥、找小三一樣。色情觀看者的行為有著潛在的風險,這是在人為控制和能力範圍以外的。

 

本章將會講訴四位被逼上窮途末路的色情成癮者經歷。麥切,他55歲,已婚,有三個孩子,曾是一名老師;漢克,一名47歲的焊工,離異;瑪麗,一名43歲的單身媽媽,有2個孩子;還有湯姆,一名26歲的藥店職員。這些人都曾經堅信色情給了他們最美好、最刺激的性愛,覺得自己有權繼續在色情中尋找刺激,而這種幻想被現實擊得粉碎。

 

筆者選擇描繪不同人的真實經歷,展示個人被逼上絕路的不同方式.讀者將會看到,色情是如何給這些人的生活帶來致命的一擊,而色情觀看者在變故後又經歷了怎樣的心路歷程。儘管經歷各不相同,麥切漢克瑪麗湯姆四人的生活有一共通之處:色情最終讓他們的生活失控了。他們對色情的慾望以及色情給他們帶來的即刻快感,誘使他們沉溺其中,還自欺欺人地以為這不會影響到他們的生話,不會傷害那些關心愛護自己的人。這些人的經歷說明一個共同主題:色情成癮者每一次觀看色情之時,和生活中最可怕的變故不過一紙之隔。

 

麥切的經歷

東窗事發之前的麥切認為,自己的生活已經幸福美滿到了極點。他剛剛步入50歲大關,有著幸福的家庭,3個青春期的女兒很是崇拜他,而他作為高中教師和教練的事業也受人尊敬,他還是教育理事會和董事會的重要成員。他平易近人,聰明能幹,學生和家長都對他讚賞有加,同事也很尊重他。表面上看來,他就是一個成功美國男人的真實寫照。

 

和許多男孩於一樣,麥切自打青春期發現了老爸的色情雜誌以後就開始看色情了。年輕的時候,他偶爾會在出差時買些色情雜誌,租借色情錄像帶。進入20世紀90年代後期,隨著網絡的普及,麥切發現,只要他想,就可以輕鬆在電腦上找到各種色情,之後他觀看色情就更加頻繁了。

 

“我不想在家裡放任何色情品,也不想在電腦裡面保存色情信息,因為3個女兒還在家裡住著,”他說,“我不想讓色情危及她們,所以我就趁著工作時間上網看色情,等到學生們放學之後,一個人窩在單人辦公室,拉上窗簾,鎖上門。在那時看來,在辦公室看色情很保險,很安全。”

 

麥切認為自己看的色情完全無害。“我看的大部分色情都很隱晦,”他說,“只是裸體。成年男性和女性發生正常的性關係,沒有什麼出格的行為,沒有變態的東西,沒有非法的內容。我喜歡看的那種圖片和錄像講的是愛情故事,兩個人最後會做愛的那種。劇情一般都比較狗血,裡面會有很多性愛鏡頭。”

 

儘管麥切婚後的30年間和妻子的性生活一直很穩定,但他還是需要色情來填補自己的慾望。“妻子不會像我一樣喜歡做愛,”他說,“她從來都不會特別渴望性生活,覺得就那麼回事兒,婚後不久我也就隨她去了。但是色情隨時都能得到,現在的網絡太發達了。色情裡面的性愛太勁爆,會讓我熱血沸騰,達到非常強烈的高潮。喜歡看色情就好像迷上了毒品一樣刺激。”

 

那時麥切已經意識到自己看色情的行為帶著強迫性,但他認為這和生活中其他強迫性的活動一樣,都是無傷大雅的。我每天早上都會​​看報紙,我在放學後要看一點色情,我在半夜的時候要吃夜宵。如果我不做這些事,就會覺得不踏實。色情是我當時唯一一個不良嗜好,那時的我也沒覺得這個習慣有多不好,只是覺得這件事不應該讓別人知道。”

 

一個週五放學鈴聲響起後,學生們都離開了學校。麥切坐在辦公桌前收拾週末需要修改的試卷。忽然,校長、區教育局長和其助手走了進來,三人臉色凝重。我熱情地招呼了他們,我當時根本不知道他們的目的,”麥田說:“教育局長低沉地說:“我們追踪了你的網絡使用記錄,知道你一直在工怍電腦上看色情。今天我們來就是要把你的電腦帶走,調查你,把你趕走。把所有教室和教學樓的鑰匙全都拿出來。就是現在。馬上滾蛋!我當時呆若木雞,好像身處夢境。他們這樣子根本就是把我當成了色狼、變態。”

 

“他還問我可不可以調查我的家用電腦。我說:"可以,可以。你們可以全部拿走,那裡面根本什麼都沒有,我就只在這裡看那些東西。"教育局長接過話:"我們會調查每一台你用過的電腦,一定會找出足夠的證據送你進監獄。"

 

麥切這才意識到紙包不住火了,便決定馬上向生命中每一個重要的人坦白。“我先是告訴了牧師,”他說,“那天晚上我向妻子和女兒坦白了一切,她們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家裡一下子就翻了鍋。”隨後,麥切聯繫了協會教育代表,聘用了一位律師。律師告訴麥切,如果麥切和學區打官司,或許他可以重回工作崗位。

 

但是麥切並沒有決定要打官司,他選擇了辭職。“學區威脅說要公開我的醜事,”他說,“他們之前已經用這種手段對付了兩個人了。我接到一個學區代表的電話,他威脅說:"如果你不來辭職,我們會把這件事爆料給媒體。"他們想要殺雞儆猴。到了這種地步,就算我從來沒有對任何一名我教過、訓練過的孩子說過或做過任何不得體的事,也是無濟於事;就算我有30年地區優秀教育經驗也沒有用。他們就是想要把我逼上絕路,我知道他們說到做到。如果真的鬧起來,我在這個地區就名聲掃地了。不管事實如何,只要人們在媒體中看到或者聽到,一切不分青紅皂白的指責就全成了鐵板釘釘的事實了。”

 

麥切如今再去回顧他那段經歷,認為這是生命中一段“艱難的黑暗時期”。 30年的教書育人生涯就這樣被一筆勾銷,而家人、朋友和同事一夜之間都失去了對他的敬重。但是,”他說,“雖然那時候我心里特別不平衡,但我終究了解,遮遮掩掩看色情是一件極其危險的事。後來我被判了緩刑,還主動接受了性侵犯測試,參加了治療項目。經歷過這些波折之後,我才拿回了教師資格證書。我現在已經改行了,但還是一直把資格證放在錢包裡,時刻提醒自己曾經受過的痛苦。

我曾經有色情癮,但沒有勇氣​​直視它,反而把這個問題越藏越深。如果當時我有足夠的勇氣,就應該早早向妻子和牧師求助。如果我真的這樣做了,也許現在我還在教書育人。但事實就是,色情癮佔據了我的身心,控制了我的行為:色情毀了我的生活。”

 

麥切發現,觀看色情極易侵蝕人的判斷力,誘使人在不知不覺中承擔巨大的風險。儘管麥切又聰明又能幹,但是在慾望的驅使下,做了一些他現在稱之為“很腦殘的行為”。儘管有時候他心理不安,知道工作時間看色情不太明智,但理智被慾望所蒙蔽,他也就挺而走鹼了。他曾經自我安慰說:“我看的不過是軟性色情,沒有人會知道的。我在學校看是為了保護家人啊。”他從來沒有想過要花點時間,好好反思自己看的內容,也沒有去預估被逮著之後的後果:觀看色情讓他奮不顧身。

 

麥切說色情完全“毀”了他的生活時,他指的並不僅僅是30年卓越的教育者生涯毀於一旦,還包括他自己的生活、他生命中其他人的生活都受到巨大傷害。麥切的妻子既震驚又憤怒,失望透頂,她認為麥切看色情就是性不忠,他的女兒們也對他很是失望。他還要在學生、家長和其他人面前找藉口來掩飾自己辭職的真正原因。麥切被迫改行來養家糊口,而且在事後很長一段時間內,他都過得戰戰兢兢,生怕事情被捅出去,影響他的聲譽。

 

◎漢克的經歷

漢克47歲,離異。他和同輩人一樣,在青年時期就常常看《花花公子》雜誌。他當時並沒有覺得那些內容特別淫穢,不過不久之後,他就開始看那些惹火的色情圖片來自慰了。

 

17歲時,他和一個女孩子發生性關係之後就做了爸爸。兩人經不住父母雙方的壓力,被迫結婚了。儘管這位新娘很喜歡性愛,只要漢克想要,她隨時願意做愛,但是漢克發現自己還是需要不時地對著色情自慰才能滿足。漢克說:“和妻子在一起的時候我從來沒有性滿足過。那時我18歲,有一個性慾正常,積極配合的性伴侶。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想要看色情。”

 

後來漢克離婚了。雖然之後他有過無數床伴,但還是老去色情那裡尋找慰藉。我一直覺得自己的性慾沒有得到過滿足,後來我明白過來了,並不是我需要什麼新花樣,而是我一直在尋找完美女人,和色情裡面一樣的女人。色情不能幫助我和現實中的女人相處。我就是想要完美的女人,寧​​缺毋濫。”

 

在離婚後的幾年中,漢克的色情癮愈加嚴重了。他說:“那段婚姻畫上句號的時候,我就像是一個餓到前胸貼後背的人,進了一家自助餐飯店。忽然之間,我想看多少色情就能看多少,不用考慮其他任何人。我不顧一切地看色情,對我來說,在現實中做愛不外是另一種形式的色情。”

 

漢克說自己變“花心”了,一心想要找女人上床。“過去有一段時間裡,我跟種馬一樣四處留情。我同時有好幾個床伴,但是每一個都不能讓我滿足。我和女人的關係一般就持續幾週,最多幾個月。在最初的迷戀和神秘感消失之後,我的性慾馬上就得到了滿足,然後我就覺得那個女人很下賤,覺得她低人一等,配不上我,也不值得我去愛。我和她們在一起的時候也會感到很內疚,我不過是利用她們來得到性高潮,根本沒有認真對待這份感情。我找的不是真愛,是可以上床的女人,但更多時候,只有色情才能滿足我的性慾。30歲左右的時候,我就不再和女人們糾纏了,更樂意看看色情,在覺得自己需要一個活人的時候才搞搞一夜情。”

 

漢克完全不介意脫離現實,邊看色情邊自慰已經滿足了他的肉體和精神需求,他也很滿意在色情中自己可以掌控性愛的整個過程。他說:“我不需要考慮別人的需要,而且還能控制自己每一個性反應。”

 

到而立之年時,漢克已經進化到光靠自己就可以解決性需求,不需要現實的女性。 “我要的就只是視覺和文字色情給我帶來的刺激,”他說,“有性需求的時候就去看色情自慰。我可以在10分鐘之內完事.也可以花幾小時的時間幻想,延長快感。”

 

漢克在觀看色情時雖然獲得了肉體歡愉,卻犧牲了自己的社交生活,漢克反思道:“慢慢地,我已經沒能力和女性保持戀愛關係了,也沒有那份熱情,因為我變得太自私了。以發生一夜情的女人,這整件事還是以我自己為中心。有時候我和女人睡覺僅僅就是為了證明我沒有什麼問題,我還有人性。”

 

在此後的10年間,漢克和色情的關係發生了本質的變化。躲著色情自慰已經不是他為了滿足性慾而選擇做的事,相反的,他需要經常邊看色情邊自慰才能開心。 “這是一種強迫症,我要是不做就會覺得自己欲求不滿。我開始頻繁地對著色情自慰,每天一兩次,這已經不單單是為了發洩性慾。自慰的時間越來越長,而且我要看更重口味的色情才覺得刺激。我後來就不看《花花公子》這類色情雜誌,喜歡上了兒童色情,我甚至還覺得這個轉變非常正常。我需要更加重口味的東西,所以《花花公子》沒法再讓我滿足了,它太無趣、太保守了。我想要看那些非法雜誌,想邊喝酒、邊嗑藥、邊看色情來提高刺激度,我對色情的依賴已經發生了質的改變。”

 

漢克漸漸察覺到自己的胃口越來越大了。“看那些暴露的影像已經讓我無感了。雖然我看的時候也會有快感,但是真正能讓我滿足的是我自己的想法,自己的想像力。我感覺自己都可以寫色情小說了,於是,我就開始構思,為自己寫小說。寫作是我為自己辯護的最好理由,我自我安慰說,這種寫作是益智的,會鍛煉我的寫作能力。”

 

漢克在房裡一躲就是幾天,嗑藥到飄飄欲仙,喝幾打伏特加,一邊寫著色情。“我可以勃起幾個小時,真的是幾個小時不間斷。而且我這樣子一來就是幾個月,每個週末我都把自己關在房間里幹這些事。剛開始我還覺得很棒,但到後來就覺得於心不忍了。我開始覺得,我看著色情照片中赤身裸體的女人,卻一點也不在意他作為一個人的尊嚴,我真是道德敗壞。我用她的照片,等到我看膩了就把照片扔在一邊。我為她感到羞愧,更為我自己感到羞愧。”

 

“其實我知道自己在做些什麼。我太自私自利了,得到回報實在太少。但是,這種罪惡心理好像更加刺激了我的性慾。我再也沒法主導自己的生活了,色情才是起著主導作用的。色情反客為主,它好像有了生命力,它才是獨裁者。它主導演著整場戲,而我就是個跑龍套的。”

 

漢克全身心地投入色情,週末時間也把自己弄到筋疲力盡,這直接影響了他的工作。“我是焊工,工作要求我聚精會神,不能出絲毫差錯,因為我是和火焰、有毒氣體在打交道。一不小心,我就可能受傷甚至有生命危險。一次,我連續寫了3天的色情小說,嗑了3天的藥,喝了3天的酒,睡了3個小時的覺,就去上班。我就站在那兒,好像完全忘記了工作,忘記了我是誰。我就站在那兒,精神崩潰了。這種感覺就好像是我的良心在吶喊,我感到深入入骨髓的羞愧感,就好像精神快要崩潰,道德快要投降的時候,良知在用它唯一可以觸動我的方式,敲擊若我的心靈。

 

“我從來沒有跟人提過這件事,而且那種感受也很難用言語來形容。那種感受非常奇妙。在那一瞬間,我只覺得自己再也不想喝酒,不想嗑藥,再不想看色情了。那一瞬問彷彿一切都已經結束,我徹底崩潰了。我覺得自已墮落到了極點,接著我就開始抽泣,就好像我身體中的一部分已經死掉了,我在為它哀悼。我再也不能、也不願意這樣子對待自己了,我不想這樣子墮落下去,我想要證明自己還是一個完整的人。”

 

麥切不同的是,漢克在內心走到了窮途末路。並沒有人見到他看色情,沒有伴侶威脅著要離開他,他也沒有丟掉飯碗。色情把他困在精神和心理的空白區,他已經全然拋棄了自己的價值觀和尊嚴。那時,他才意識到,不管曾經多麼自信,認為他可以隱瞞所有人,但他終不能自欺欺人,因為一切已經突破了個人的道德底線。

 

情感崩潰體現了內心關於為或不為的矛盾鬥爭。精神壓力之大,使得原本在潛意識中徘徊的情感如火山噴發,進入主觀意識中。到此時,身心疲憊,轉而崩潰。漢克的精神崩潰是他忽略了主觀的價值觀,精神感受和各種需求所導致的必然結果。他在崩潰之後才​​意識到,他不願意再看色情,也不想傷害自己的身體、情感和精神了。漢克到了山窮水盡之時,才發現生命失控了。現在,他再也不能否認自己的色情、毒品、情感和自慰等問題如脫韁野馬不可控制。正如漢克反思:“極度沉溺症,和自我毀滅近在咫尺。”

 

瑪麗的經歷

瑪麗是一位中年的工薪階層單身媽媽,有兩個正處在青春期的孩子。自從她發現對著色情自慰可以緩解精神壓力之後,使沉溺其中不能自拔了。和漢克麥切一樣,瑪麗在青少年時期就開始看色情了,她看的是滿是性愛描寫的偵探小說和言情小說。年近20的時候,她在汽車旅館當房問保全。“我在那裡上班的時候,經常發現各種形式的色情品,去那兒住宿的人常會買色情雜誌看,之後就隨手扔在房間裡。我把能找到的每一樣東西都收集起來,戰利品很是豐厚,各種色情雜

誌應有盡有。手頭存貨太多的時候,我就開始當"托兒",把這些色情雜誌送給家人朋友。我會先看.不過那些內容一般都很狗血,翻來覆去就是那些套路。最大的刺激在於:這些色情雜誌是被禁的:我辭了汽車旅館的工作以後,就沒有再收藏色情了。

 

瑪麗年幼時雙親就離異了,她輪流隨著雙親中的一方生話。她的父母都經常約會,也經常在電視上看色情。瑪麗趁著他們不在的時候會去看他們的色情。“我被色情吸引住了,感覺很刺激。只要能找到,我就會去看。”瑪麗現在才明白,她的成長環境充滿了性愛,這導致她從年幼就喜歡上了色情。她的雙親都看色情,而且,她年幼時被父親性騷擾過好幾次,而她14歲時還被母親的男友性侵犯過。

 

瑪麗25歲左右時結了婚,成了一名基督教徒。婚後,她在電視上看過幾次色情節目。“作為一名基督教徒,我不該看那些內容,但看電視的時候,我就會想要看色情。如果換台的時候,某個頻道正在播放性愛鏡頭,那我就會看下去。”

 

儘管和丈夫的性生活活躍,瑪麗還是要看色情。“我新婚時用性愛來解壓。性愛就是我的"合法途徑",名正言順地和丈夫發生性關係,無所顧忌。我愛我的丈夫.但是我不知道什麼是健康的性愛。當時,對我來說,性不過是一種釋放壓力的方式而已。”

 

結婚七年後,叫他們的孩子個5歲,另一個18個月大的時候,她年僅32歲的丈夫因為哮喘突發粹死。“我打電話”叫救護車,還拼命給他做人工呼吸,但是一點用都沒有。護理人員剛給他戴上氧氣面罩的時慣,他就死在了我的懷裡。我兒子上幼兒園的第一天就是我丈夫的葬禮,他的離世是我人難最大的悲哀。

 

自從丈夫逝世後,瑪麗就變得越來越孤僻了。“我不想和任何人保持聯繫。我受傷太深,發誓說再也不會讓自己受到這樣的傷害了。我不和朋友一切出去,就待在家裡看色情。就是在那段時間裡,我的色情癮開始加深了。沉溺在色情的時候,我才會遺忘失去丈夫的痛苦,忘記孤苦伶仃的寂寞。我不會在家裡放色情書籍和雜誌,因為我不想讓孩子們發現。而且,我住的是個小鎮,我不想讓別人看到我去買色情雜誌。我也沒有開通有線電視,不過“秀台”( show time)頻道還是滲透進來了。我看得到很清楚的影像,聽得到聲音。”

 

瑪麗很快就發現,對著色情自慰,比單看色情要刺激得多。“那時侯,我甚至都不需要看到畫面,只要能聽到性愛的聲音,知道他們在做的事,這樣就夠了。我開始邊看色情頻道邊自慰,讓自己放鬆入睡。如果哪天我過得不順,心情不好了,就會躲到那個幻想的世界裡,在大腦裡面重演色情情節;我也會看著色情自慰,增加興奮度。有時候,我心裡意識到:這樣子是不對的!但是,我就是停不下來。”

 

瑪麗開始觀看網絡色情之後,問題更加惡化了。“孩子們睡著之後,我就去上阿,花幾個小時的時間點擊鼠標,看那些免費色情,”她說,“我幾乎不挑,不管是什麼內容跳出來,只要不是特別變態,我都會點擊進去看。過了一段時間,我才意識到自己在看的內容是我之前根本想像不到的。比如說,我會去同性戀聊天室看看那些傢伙在說什麼。我從來不和任何人交談,因為我覺得他們不靠譜,不過他們會分享一些怪異的圖片,都是一大群男人用各種姿勢展示勃起的圖片。我也沒有把這些人當同性戀,就把他們當作一群雄性動物而已。”

 

瑪麗對著電視和網絡色情自慰已經有7年的歷史了。我基本上每天都會做有時候一天做好幾次,”她說:“這就是一種狂熱,好像嗑了藥一樣。我會一惦記這事,做了還想再做,這事完全佔據了我的身心。有時候,我會覺得自己和色情中的角色達到了情感上的共鳴,我會意淫自己和他們在一起做愛,然後我會想在現實中用這種方式做愛。這種想法時時浮現,我內心知道這樣不道德。我不想和母親一樣,孩子在家的時候還隨便帶男人回家過夜。但​​是一段時間後。色情、幻想和自慰對我來說已經不夠刺激了,不能讓我滿足,我想要更多。當我有這種念頭的時候,我非常害怕。我知道我有庥煩了。”

 

“此外,我也開始感覺到,自慰時我失去了對自己思想和身體的控制。我對著電腦點擊鼠標,一晃幾個小時。等回過神來,已經是凌晨三四點鐘了,我還要早起。好幾次我在網上看色情,隨心所欲地點擊忽然間我就高潮了,我甚至都沒有觸碰自己的身體,那是一種"無為高潮"。我只是點擊,瀏覽,意淫,然後就高潮了。我失去了對自身的控制,其他東西佔據了我的肉體,控制了我的反應。色情的威力太大了,讓找墮落成了現在的樣子,我非常害怕。”

 

“色情讓我自愧不已,它影響了我和上帝的關係。我不能既追隨上帝,又繼續觀看色情、意淫、自慰。在聖經中,有經文要求基督教徒不能同時侍奉兩個上帝。但是曾經一度,我的上帝是色情。好幾次我坐在教堂裡的時候,腦子裡不停地回放著限制級的畫面,我會看著來參加禮拜的某個人,對著他意淫。我花很多時間回想自己在網絡和電視中看到的色情。我覺得罪過。我覺得上帝不會再愛我了。”

 

因為色情,瑪麗的自尊和性慾受損,社交生活減少,宗教信仰動搖,此外,色情還影響了她和孩子們的關係。“我變得越來越孤僻。我完成了單親媽媽的基本義務,有份工作,給孩子們飯吃,送他們上學,但是我沒法真心地和他們交流。我滿腦子想的就是什麼時侯可以再看色情,應該怎麼看。我和孩子們天天住在一起,但我沒有真正關心他們的感受,他們作為人的需求,我們甚至從來沒有一起玩過遊戲。後來我才發現,兩個孩子都很抑鬱,可能就是因為我很少陪伴在他們身邊,愛護他們吧。”

 

一天,瑪麗8歲大的女兒生氣了。“她開始哭,說我根本不知道她是誰。她在懷疑我是不是真的愛她,”瑪麗說,“我的心都碎了,這讓我反思,我浪費了多少時間和精力在那個臆想的世界裡,卻沒有認真地和自己的孩子交流感情。哮喘已經讓他們失去了父親,而現在他們又會因為色情失去母親,那時候我意識到自己有問題,需要幫助。但是,我根本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如何處理,覺得丟不起這個臉。”

 

和女兒對話之後沒多久,瑪麗的電腦壞了,教堂的青年牧師正好來她家探望她的兒子。瑪麗說一切都是“上天的旨意”。她知道這位牧師很懂電腦,就問他能不能幫忙修電腦。“我對電腦不太在行,不知道電腦會保存網頁瀏覽歷史,還可以刪掉,所以我看過的網頁記錄都在電腦裡面。“

 

“那位牧師開始修理我的電腦,忽然,我發現他在看我的網頁瀏覽歷史。他眼睛瞪得老大,下巴都快要掉下來了:他看到了那一長串我瀏覽過的限制級色情網頁。我當時恨不得在地上找個縫鑽進去!我們兩人都沒有說什麼,整個場面尷尬得要死。我想:完了,現在我該怎麼辦?我只是跟他說:"我會和牧師說這件事的。"我當時覺得老臉都丟盡了,尷尬無比,但這件事讓我清醒地意識到,我有嚴重的色情問題,是時候必須要停止這一切了。現在我的所作所為曝光了,別人已經知道我在看這些網站,這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

 

麥切漢克都是被一場主要事件逼得走投無路的,而瑪麗的生活早就踏上了毀滅之路,色情已經影響到了她生活的各個方面。她早就開始疏遠孩子和其他人,也動搖了自己的宗教信仰,性興趣越來越重口味.讓她自己都覺得害怕。儘管瑪麗當時就清楚色情帶來的問題了,但她束手無策,認為沒有人會理解她。“我是一名看色情的女性,我感到很羞恥,”瑪麗說,“人們都認為只有爺們才會看色情,但是他們永遠不會想到女性也會看。我只想把事情掩蓋掉,能瞞多久就瞞多久。

 

牧師發現她觀看色情這件事給她帶來的壓力,終於逼著她走上了絕境。這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瑪麗的孤單寂寞全部赤裸裸地暴露在陽光下。這件事讓她無比尷尬,無比窘迫,逼著她不得不尋求外界的幫助。一周後,瑪麗找到了牧師夫婦,向他們傾訴了自己的色情問題。他們耐心地聆聽,絲毫沒有指責的意思,還為她提供了很多治療色情癮的意見和建議。瑪麗說:“跟他們說這件事讓我覺得很不舒服,但奇怪的是,這對我來說又是一種解脫。”

 

湯姆的經歷

湯姆26歲,單身,一名藥店職員。今年是他參加色情癮治療項目的第三個年頭了。打有記憶以來,色情就一直在生命中糾纏著他。“我爸爸在家裡車庫的小木箱裡面收藏了上百本《花花公於》、《閣樓)之類的色情雜誌,”湯姆說,“我把他的東西偷過來作為自己的珍藏。我爸爸從來沒有提過這件事,所以我也覺得沒有什麼大不了的。有天,我媽媽大發脾氣.讓爸爸把收藏的所有色情雜誌都扔掉,爸爸照做了,但是我很快就發現,他在水床下的抽屜裡面又開始囤積色情雜誌了。有時候,我會偷偷躲在他的躺椅後面,和他一起看《花花公子》電視頻道,不讓他發現。”

 

湯姆的童年一直缺失父愛。“爸爸總是在外面,就算他在家,也從來不和我一起玩。我們從來沒有一起運動過,也沒有一起修過車,他一點都不關心我,我對他非常不滿,所以我要看他的色情,這會讓我感到我們之間還是存在某種聯繫的,我們有著共同的秘密。”

 

湯姆成年之後找了一份保安的工作,手頭充裕了些。 “我會去成人書店看錄像,這些東西對我來說很新鮮。從那時起,我對《花花公子》之類的內容就提不起興趣了,那些都太保守了。我當時還是處男,看到真實的性交會讓我激情澎湃。我會買一大堆錄像,後來又去買充氣娃娃之類的性愛玩具。我的生活滿是色情,雖然那時我還和父母一塊兒住,但是我已經迷失在了自己的色情小世界裡了。”

 

“我太喜歡看色情了,事後又老是會愧疚,”湯姆對筆者說,“好幾次,我把所有買來的錄像都砸爛,把帶子弄壞,把所有的色情雜誌都扔到垃圾桶裡。我並不想和父親一樣依賴色情,這樣會讓我覺得自己很噁心。在生理上我渴望色情,但在內心深處,我知道這並不是我想要的。但是,我最多就只能熬一個月時間不看色情,接著我會安慰自己這沒有什麼大不了的,然後我又去租帶子在工作的時候看。因為我幹的是安保,身邊都沒有什麼人,我就乘著工作時間對著色情自慰。”

湯姆也會在父姆的房子里而看色情,收藏色情,每天對著色情自自慰五六次,但他也一直在忍受著精神上的折磨。“記得有一次,我買了一大堆錄像出了成人店去上班,接著我就哭了,我覺得精神上受到了巨大的折磨。我想要改變,但無能為力,也不知道到哪裡去尋求幫助。那時我不過19歲,但已經離不開色情了。有時我會暫停一段時間,但是腦子裡無時無刻不在想著色情,看過的圖片會在腦海裡不停地重演,我盡力想要和這種念頭作鬥爭。晚上的時候,我總是滿腦子色情,沒法入睡。”

 

頻繁觀看色情讓湯姆在現實生活中無法確定健康性愛的界限。“我開始意淫身邊的女孩子,對三個姐妹都起了淫欲,還意淫保安公司的那些女同事們。其實我內心也很羞愧,我當時想,要是我的姐妹和女同事們知道我這種齷齪念頭的話,一定會和我絕交。這種羞愧感太壓抑了,我深受折磨。”

 

湯姆有一位女同事情緒壓抑,而她丈夫總是出差,他就和同事開始了婚外戀。湯還安慰自己說,自己會讓她開心點。他那時還是處男。“她比我大一輪,而且有了家室,但她很看得開。我和她的這段不倫之戀持續了好久。第一次和她上床之後,我哭了,這一切都不是我想的那樣。我以為性愛會給人很美好的感覺,會讓人欲仙欲死,讓我永生難忘,但事實根本就不是這樣,那感覺和對著色情自慰沒有什麼差別。”

 

“有了第一次之後,我也有了很多次性愛,但我一直很難達到高潮。女友說我可能自慰多了,只有我自己心裡清楚,這是因為我腦裡的垃圾太多了,所以很難對一個女人投入全部的身心,在精神上和她產生共鳴。那麼多次自慰,那麼多色情照片。那麼多對女孩子齷蹉的念頭,這一切都讓我無地自容。我腦海中總是把女孩子們想像成色情受害者的樣子,所以我覺得白己不配和女孩子交往,不配得到高潮和快感。”

 

“自慰能舒緩羞愧感。我會告訴自己:這就是生活的一部分而已,沒什麼大不了,我之前也把這事處理得挺好。我在那千分之一秒鐘會感到羞惦,然後就自動屏蔽這個念頭。但和女孩子在一起的時候,事情就變得比較難控制了。我習慣了只關注自己的生殖器,忽略旁人的存在。因此,就算我有女友,有一個活生生的人在哪兒,我還是不能滿足。我把氣都撒在女孩子身上,儘管我才是那個無法和她親密的人。”

 

湯姆對色情越來越著迷了,他開始在女友辦公室的電腦上看色情,在家裡父親的電腦上看。那時他父親已經退休了,父親看完色情之後才輪得到他看。“有時候我很火大,”湯姆說,“我在心里為自己辯解:我爸爸沒有權力看色情,但我還沒有結婚,我才有權力看。”

 

湯姆和女友分手以後,又陷入了一段忘年戀中,這段感情持續了幾個月。“那個時候,我父母已經離異,父親再婚了,”湯姆說,“我一個人住,一天到晚都在上網。我下班回家以後就開始看電腦,每天花8個小時光看色情。我那時候四處搜尋心中最完美的那幅畫面,不過我總是可以找到一張在當時就可以滿足我、讓我高潮的圖片。我不會重複看任何一張圖片,每天晚上找的都是新圖片。我喜新厭舊,看過一眼的圖片很快就沒了興趣。我變得越來越麻木了。”

 

“我腦子裡都是這種垃圾,想的全是色情。有天晚上,我在父親的房間裡給12歲的繼妹按摩背部,結果我竟然去按摩她的胸部!當時,我並不認為那有什麼不妥,好像這一切都很自然,而且她看起來好像有18歲了。但是,一瞬間,我的良心重重地驚醒了,好像那一刻我拋棄了所有的色情念頭。我心裡想:住手,這樣是不對的!我離開了房間,在回家的路上把車子停在路邊,淚流滿面,號啕大哭。那是生命中唯一一次,我真的有了輕生的念頭。我覺得生命已經被色情控制了,毀滅了。我並沒有預謀要侵犯繼妹,但事情就這樣發生了,好像我的世界中其他一切都已經不存在了。這種狀態類似於看色情時的感覺,我只要聚精會神做一件事就可以:只要想著自己,讓​​自己得到性滿足就可以了。”

 

“後來,我父親和繼母質問我關於繼妹的事情,那是我一直等待的時機。他們質問:"你搞什麼鬼名堂?你到底過的是什麼日子?”我徹底崩潰,淚流滿面,說:"爸爸,我自己也搞不清楚狀況。 "父親老淚縱橫,他說:"我自己有色情癮,還以為保持自己和你的距離,就不會讓你受影響。我還是錯了。 "

 

湯姆自首了,他以性侵犯繼妹的罪名被逮捕。那刻,他覺得自己一無所有了。“但是現在我回頭去看,發覺那才是我生命中最大的福分,那是我無數次在內心祈禱才得到的回應。我那時候厭惡自己到了極點,我成了父親的翻版,我們都被色情所控制。就是因為色情把我逼到了窮途末路,我才走上了康復的道路。”

 

湯姆發現,如果個人有長期的嚴重色情癮,那色情就會在他的潛意識中培養性虐待傾向。性幻想和現實混雜在一起,在那個唯我獨尊的自我世界裡,性慾會暫時控制理性,讓人不計後果。

 

深刻反思後,湯姆才醒悟到自己已經在色情陷阱中陷得太深,到最後勢必會做出不妥的行為來。他知道自己有色情癮,但無能為力。他和已婚女人搞外遇,他對親戚產生亂倫的性幻想:他的所作所為已經違背了健康性愛的標準了。色情扭曲了他的性思想,這必會引發他做出性侵行為。“我真希望時光可以流轉,”湯姆感嘆到,“我願意付出一切,來換取自己沒有越界、沒有性侵我繼妹。”

 

儘管山窮水盡之時,人會極度心神不寧,但是本意提及的4位色情癮者都最終意識到,他們的生活困境帶來的並不全是黑暗。那件導致他們無路可走的事件,也同時標誌著生命的轉折點,激勵他們開始一段新的旅程,最終重獲自由。麥切丟了飯碗以後.接受了一系列的諮詢,並成功地開創了新事業,之後他還在教堂裡創立並管理一個性色情癮康復項目。漢克在工作時間徹底崩潰之後,參加了一個住院的上癮康復項目,成功戒除了他多種病癮。在此後的3年間,他再也沒有碰過色情,清清白白、神智清醒。瑪麗參加了諮詢項目、治愈研討會和一個專門為女性設計的十二步性癮治療項目,他和孩子們又恢復了親密的關係,而且她也開始結交新朋友。湯姆呢?在服刑之後,湯姆參加了個人諮詢、十二步治療法和集體諮詢項目來戒除色情癮,習得了健康的性觀念,現在的他能夠正確的規劃自己的性生活,也成功修復了和家人的關係,他感到前所未有的自信。麥切漢克瑪麗湯姆,他們並沒有一直在悲劇中呻吟,而是用自己山窮水盡時的痛苦來激勵自己戒除色情,開始人生旅程的新篇章。

 

資料來源:轉自『戒色論壇』感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戒為良藥 的頭像
戒為良藥

戒為良藥

戒為良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