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與我的助手到江蘇高郵時已經是下午三點鐘了,我打小飛電話,讓他來接我,但是他說還在工地,給我一個地址,讓我先去採訪他的母親。我按地址找到一個小村,很容易的找到小飛的家。那是一間江蘇北部很常見的民房,二層樓,小飛的母親已經倚在門口等我們,原來小飛已經打電話給他的母親。

 

小飛的母親文夫人,年紀約五十上下,儘管已上年紀,但是看的出她年輕時相當漂亮。寒喧後,我直入主題 ,要求了解小飛的現實生活以及他母親的一些家庭教育方面等事。小飛的母親(下稱:文夫人)很爽快的答應了。

 

筆者:文夫人,你的丈夫是幹什麼的?

文夫人:我沒有丈夫,坦白說,我是一個妓女。

 

筆者大吃一驚,果然如我所想的。

文夫人似乎看出我的心態,婉轉一笑:是的,我以前的確是一個妓女,並且是一個高級妓女。

 

筆者:很抱歉,我並不知道這件事,如果給你帶來不開心的往事,我願意停止採訪。

文夫人笑:沒什麼,我是一個開明的人,否則就不會接受你們的採訪了。

 

筆者:謝謝。

文夫人:關於小飛的性格等必須從我的過去說起。

 

筆者:是的,父母是孩子性質形成的主要因素。

文夫人:我出生在南京,家庭條件不是很好,但是我學習成績很好,但由於家庭情況不允許,我高中畢業就已經去工廠打工了。

 

筆者:您是高中畢業,那時的高中生也算是一個知識分子了。

文夫人笑道:是的,正是如此,我在工廠裡獲得廠領導的賞識,讓我成了公關部的一員,也就是所謂的公關小姐。

 

筆者:哦,那你當時的薪水高嗎?

文夫人:是的,我掙了一點錢,成了我村里最耀眼的姑娘,但是沒有人能夠想像我那耀眼的後面是肉體的出賣與靈魂的墮落。

 

筆者:那時剛剛改革開放不久,的確有許多這方面的社會負面及消極信息。

文夫人:有一次,接待一個日本客人後,日本人將我介紹給一個日本導演,說要帶我去日本發展,這對當時的我來說是天大的好事,我當然答應了。

筆者:在改革初期的中國,想出國並不容易啊。

文夫人:不,有日本人擔保,出國一事非常順利。但是到了日後,我卻發現,不是我想像的那樣,他們要我拍A片。

 

筆者又是一驚:那些日人真的太過分了,日本是世界色情業最發達的地方啊。

文夫人微笑:是的,日本人的色情文化是我們中國人永遠不能了解的,事實上當時的我也是抱著豁出去的心態,因為窮怕了。

 

筆者:是啊,在那個時代的中國的確是太窮了,這要歸責於當時封關鎖國的政策啊。

文夫人:我在日本掙了很多錢,那時拍一部片的酬勞約合當時一百元人民幣,而那時在國貝買一斤肉的價格不到一元錢,現在是十多元一斤,也就是說,我當時拍一部A片的酬金相當於現在的一千元左右,而拍一部片通常只須要兩小時左右。

 

筆者:在改革初期,我的月薪才九十元,這在當時也算是高薪了。

文夫人:我在日本幹了四年,拍了一千多部A片,也被數千個日本人,非洲人與白人蹂躪了四年。錢是掙了很多,但是卻得不償失啊。

 

筆者:請問你所謂的失是指什麼?是尊嚴還是其他?

文夫人:主要是身體與青春還有親人的離棄。

 

筆者:對於青春與親人的離棄我是理解的,但是所謂的身體方面,您付出了什麼樣的代價?

文夫人苦笑:日本人的變態是出名了的,在性事方面,更是讓人不敢想像,他們的道具多的不能列舉,他們折騰女人的手段更是讓普人通所不能理解的。

 

筆者:我在日本情色片上也看到過這些,但是這色情表演與現實有關係嗎?我一直都認為,A片女優的快感表情是由於劇情須要而誇張的。

文夫人:誇張是一部分,但是折磨更是佔多數。比如說,要拍一個多P片的時候,不由得女優的感覺。

 

筆者:那給您帶來身體上的損害主要有哪些?

文夫人:我只能告訴你,我為此下身大出血,腎病等,一度不能下床,直到現在,我仍然依靠吃藥維持生命。

 

筆者:那你是如何回國,回國後又如何?

我當時掙了近十萬元人民幣左右,這在當時是相當了不起的,除了支付醫藥費用,我還剩下約四萬左右,夠我下半世生活的了,於是我選擇回國,但是回國後,由於父母親人的白眼,我只有再次離家出走,給了父母三萬元,這夠他們享受下半世了。

 

筆者:你父母親人怎麼會嫌棄你?

文夫人:我父親是個教書的老師,很重聲譽,再說那時幹這一行根本就是最大得恥辱。

 

筆者無語…

文夫人:我只有重操舊業,來到上海,在那開始了我第三輪的皮肉生涯。

 

筆者:你難道沒有想過做其他工作?你的文化足以讓你當上一個白領啊

文夫人:掙慣了大錢,對於月薪才一二百的工作已亳無興趣,當時我一天就能掙一百多元。

 

筆者:這一次你幹了多久?

文夫人:六年。這六年中讓我有了我的兒子。

 

筆者:小飛就是那時所生?

文夫人:是的,本來想做了他,但是醫生告訴我說,我如果將孩子打掉,將會永遠不會再懷孕。而我則是被母愛情緒所征服,就生下了小飛。

 

筆者:母愛是人性中最偉大的感情。

文夫人:自生下小飛,我就沒有再去當妓女,而是寫一些自己的故事去賣錢,要知道那時候的此類故事書是非常暢銷的,而那些刊物的編輯們也總是稱讚我文采飛揚,構思獨特…甚至有個編輯想慕名想為我而離婚,但是被我拒絕了。

 

筆者:所謂老妓從良,一生煙花也不損,為你的情操而尊敬。

文夫人:其實那時我才三十多點,但由於過度的性生活而讓我百病纏身,容顏憔悴了,但為了小飛,我只能辛苦的寫文章,直到現在,我還在為一些刊物寫。

 

筆者:從您的談吐就知道您是一位文采飛揚的女性。

文夫人:小飛讓我吃了很多苦,他從小身體就不好,患小兒麻痺症,導致左腿發育不良而殘廢。這對我來說是個致命的打擊。因為這樣可能讓我的小飛娶不到妻子而過不上正常人的生活。

 

筆者:小飛在網上是個很活躍的年輕人,寫的帖子很有人氣,這方面而您的基因遺傳啊,都是文采飛揚啊。

文夫人:他上網僅僅是尋找現實中得不到的尊重,愛情,自豪感。這讓我十分​​擔憂。

 

筆者:單親家庭的孩子從來都是讓人擔憂的。

文夫人:是的,他很自卑,並且很好強,這讓我十分​​擔心他的未來。

筆者陷入了沉默……

 

附記

從文夫人那兒出來,都不見小飛回家,打他電話也不接,這是由於他不敢見網友,也就是網民的現實恐懼症。我理解小飛,將1200元錢給了文夫人。回來的路上,助手與我幾乎沒有對話,是啊,一個特殊年代的貧困教師的女兒從打工妹到妓女到A片女優到妓女再成為一個單親母親,這其中的艱辛誰能明白?

 

當我們在看著日本A片的時候,可曾會想到一個個女優背後那破碎的家庭與灰暗的人生?採訪完畢,回到單位,助手只對我說了一句:我再也不看A片了。據說現在日本的華裔女優據說還有數十人。

 

【如果你還在看A片,請自己好好反思一下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戒為良藥 的頭像
戒為良藥

戒為良藥

戒為良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