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歲的張武(化名),身材瘦小,皮膚白淨,言談中有幾分拘謹。如果不是他身上的一身藍色囚衣,記者很難將他與強姦殺人犯聯繫到一起。

2009719日,長期沉迷於網路色情的張武因強姦並殺害了一名13歲的幼女,被判處無期徒刑,被送到河南省平原監獄服刑。張武為滿足一時的慾望,付出了終身失去自由的代價。他內心世界到底是怎樣的?在他釀造悲劇的軌跡中,又折射出哪些社會背景?

1116日,記者來到平原監獄,試圖分析張武的成長及犯罪軌跡,尋找悲劇背後的警示。

 

一、自卑封閉埋下悲劇種子

1992年,張武出生在河南一個農村家庭。那年,張武的父親46歲,母親44歲,屬於中年得子。張武有著不同尋常的童年經歷。他告訴記者,自己是母親改嫁後生的,他有同母異父的一個哥哥、兩個姐姐。14歲前,父親長期在外務工,張武隨著體弱多病的母親,先後借住在哥哥、舅舅家。14歲後,他才和父母親住在一起,有了完整的家庭。

 

與大多數農村孩子一樣,面對家境的困窘,張武希望通過讀書改變命運。他學習很刻苦,“常常下晚自習後,還帶書回家看”。在他的記憶中,上初二、初三時,自己只有一次沒能考入班級前10名。

 

小學、初中階段,張武成績優秀,卻沒法克制自己心理、性格的變化。家境貧困,讓他日漸產生自卑心理;父母經常爭吵,讓他在鄰居面前“很丟面子”;甚至,父母的年齡​​也讓張武苦悶至極。

 

初二暑假,突然而至的“青春痘”嚴重困擾了張武,他覺得別人總拿異樣的眼光看他。他認為自己家裡窮、長相不好、沒有特長,簡直一無是處,自卑心理愈發嚴重。

進入初三,張武常常感到壓抑、煩躁,內心自卑而敏感。他同時把自己封閉起來,平時很少說話,有事也不願意與別人溝通。

 

張武的變化,並沒有引起父母的重視。他的父母年齡偏大,文化水平也不高,除了要求張武好好讀書外,其他方面幾乎沒有交流。另外,在學校,老師關心的也只是張武的考試成績,“其他都是次要的”。

 

在張武十幾年的生活中,沒有心理健康和心理諮詢的概念。沒人關心這個苦悶少年的內心世界——他能做的,只是把苦悶埋在心底,任其自生自滅、自然發展。

 

20086月,張武考取了縣城的重點高中。但為了減輕家裡的經濟負擔,他選擇了一所鄉鎮高中——學校免3年學費,每月還發250元生活補貼。

在張武看來,這個選擇成為他滑向罪惡深淵的開始。

 

二、從手機到網路,色情信息氾濫

剛上高中那會兒,張武學習依然很努力。但他很快發現,班裡的學習風氣太差,漸漸地,他對學習也失去了興趣。

這時,他開始接觸手機網路。“學校每月給我250元,有時候家裡再給點生活費,我花不完,就買了部手機。我用手機上網,起初是想看武俠小說,但網路裡的色情信息無處不在,常常自動就跳出來了。”張武說,以前他對“網癮”很不以為然,但他出於好奇接觸網路色情后,卻沒能管住自己,並且一發不可收拾。

 

從此,他幾乎天天用手機上網。起初,他只是在課間上網,後來,碰到不喜歡聽的課,他整堂課都在看手機。再後來,每晚睡覺前,他會躲在被窩裡上網,“有好幾次通宵上網,第二天上課就昏昏欲睡”。甚至,他還邊走路邊用手機上色情網。

 

漸漸地,張武不再滿足於僅用手機網路獲取色情信息,他發現了一個“好去處”——學校周邊的手機營銷店,往往會主動向學生兜售色情內容,往手機內存卡上複製一部色情電影4元,色情圖片和文字也明碼標價,以此斂財。

 

這樣的狀態持續了3個多月後,張武的活動範圍擴展到網吧。一次放假回家的一個晚上,他和村里的同伴來到老家附近的網吧。在同伴的幫助下,他進入了網路的色情世界。那次,他次日凌晨6點多才離開網吧,“出來後壓抑得難受”。

“我們那有很多黑網吧,根本沒人管,也沒人看身份證,不管成不成年,給錢就可以了。”張武說。

 

張武在沉迷網路色情的路上越陷越深,但在父母、老師以及同學那裡,他成功地維持著自己本分、勤奮的“好孩子”形象。張武告訴記者,雖然自己愛上色情網,但他認為“很丟臉”,所以不會讓身邊人知道,即使同寢室的室友也不例外,“他們只知道我愛上網,但不知道我上的是什麼網”。

 

沒人關心張武的壓抑,他也不願意暴露自己“不光彩”的想法。這種壓抑越積越深,隨時都有失控爆發的可能。

 

2009719日,張武到大姐家串門。下午3點多,一場大雨過後,他去村里的小賣部買東西,途中,他一邊走,一邊用手機瀏覽色情信息,性壓抑再次被激起。正在此時,他迎面碰到一個十幾歲的女孩,“特別想找她試試”。尾隨一會兒後,張武用石塊擊暈了女孩,將她弄到僻靜的水溝邊……

“如果我當時不用手機上網,應該就沒有這件事。我不會有那麼大的膽子,即使想也不會去做。但當時,在網路的刺激下,我的慾望戰勝了理智。”張武說。

 

張武回憶說,擊暈女孩後,他本來想“試試”,但由於自己特別緊張慌亂,沒能發生實質的性行為,出於好奇,他看完女孩的性器官後就準備離開。然而,女孩在昏迷一個多小時後,突然爬起來。張武害怕事情敗露會讓自己抬不起頭,加上心存“別人不會找到自己”的僥倖,短時間扭打後,他用手掐住女孩的脖子,對方窒息死亡。

 

三、哪裡能夠獲取健康的性知識?

與張武的深談中,記者發現,自卑、愛面子和僥倖心理一步步扭曲著張武的內心世界。張武告訴記者,事情發生後,他沒有告訴任何人,也沒有想過逃離,“我一跑,大家都知道是我幹的了”,他認為自己或許能僥倖逃過懲罰,所以繼續去學校上課。

 

張武釀成如此悲劇,除了有他自甘墮落、心理扭曲等個人因素外,學校和家庭性教育的缺失也是促發悲劇的原因之一。在張武的記憶中,自己在學校沒有接受過任何性教育。上初中後,學生逐漸進入青春期。初二生物課上,大家對僅有的一個生理衛生章節滿懷期待和好奇,希​​望“老師能講點啥”,好不容易學習到這一章,老師卻只有一句:“大家看書自習。”

 

雖然很失望,張武卻能理解老師。“在農村學校,一提到性,大家的第一反應就是"下流""骯髒""不要臉"老師別說公開教學生了,就是私下也不好意思說。”在家裡,張武同樣沒能接受任何性方面的啟蒙教育。“在父母眼裡,我好像根本就不應該有這方面的需求。”張武說。

 

至今,張武所有關於性的認識,都來自網路—那些刺激慾望的色情視頻、圖片和文字。他很希望有另一個自己,能夠傾聽自己內心的壓抑,以及一些“不光彩”的想法,這樣,他的壓抑和慾望或許不會積累到衝破理智的程度。

 

進入平原監獄以來,在監獄幹警的幫助下,張武漸漸走出最初悲觀、絕望的狀態。

他告訴記者,平原監獄給服刑人員提供了很好的改造和學習環境,“監獄就像一座學校,監獄警官像老師和醫生,使我看到新生的希望”,他計劃明年參加自考,趁年輕再學兩門技術,爭取減刑出獄後重新做人。

“我在內心封閉、自卑的情況下,沉迷​​於色情網路,走了極端,毀掉自己的一生。希望同齡人以我為戒,遠離色情網路,保持健康開朗的心態。希望我的悲劇不再重演。”張武說。

額~~我還是老話一句,看緊你家的孩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戒為良藥 的頭像
戒為良藥

戒為良藥

戒為良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