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2b3bc39  

好朋友是人生路上的依靠,痛苦時,我們可以向朋友訴說並尋求安慰;開心時,我們可以與朋友分享喜悅傳遞歡樂。人生路上,好的朋友能幫助我們一把,助我們走出迷茫贏取成功,而損友卻會落井下石,把你帶入無盡的悲痛與懊悔中,從而毀掉自己一生。今天,正好有這樣一個故事可以說明這點,大家且聽我慢慢道來。

 

上大學的時候因為無心學習且浪蕩叛逆,我結交了不少“志同道合”的朋友,我們經常一起去瘋去瀟灑,一起去喝酒一起唱歌,在酒杯子的碰撞聲中我們訴說人生的理想,一同發誓說:“苟富貴,勿相忘。”我們看不起父母老師的教育,整天為所欲為,那時候日子過得很是快活。因為我和朋友家裡都是挺有錢的,所以我們平時會像大人一樣談論一些不良話題,話題中不乏嫖妓和一夜情之類的東西,剛開始聽聞嫖妓這個詞語的時候,我總覺得嫖妓離我很遠,我認為嫖妓不是什麼好東西。但在朋友的談論下耳濡目染,我漸漸接納了嫖妓這種行為。在去年六月的一天晚上,我和朋友幾個在酒吧喝酒拼酒,連續喝了十幾打啤酒和幾瓶高度數的白酒後,漸漸地我理智就不清醒了,當時腦袋昏沉且內心焦躁難耐,借著酒興,我搖搖晃晃站在桌子上大喊了一聲:“老子我要去嫖妓,我也要快活一番。”說完後我朋友全部拍起掌來,其中幾個還吹著口哨為我喝彩,一個朋友介紹我去一個地方嫖娼,他和那個老板有合作關系,報上他的名字就可以優惠打折並且他也能收回扣,這個朋友還不停為我灌輸一些嫖妓無害論的思想,說因嫖娼倒霉中招的幾率幾乎為零,他還讓我今晚好好享受,因為人生得意須盡歡呀!話罷,一陣熱烈的掌聲又響了起來,口哨聲起哄聲接連而來,借著酒興在朋友的大力支持慫恿之下,我鋌而走險,開始了我墮落的人生。

 

那天晚上嫖娼後,我馬上就身體不適,第二天就發燒感冒,一連病了兩個星期,但是朋友卻沒有來看望過我,有幾個朋友只是像征性地打了一次電話讓我好好休息,我當時就感覺到了自己是多麼的孤獨,我朋友雖然多,但是其實沒有一個可以交心的,全部都是酒肉朋友,喝酒時候稱兄道弟,說著苟富貴勿相忘,但是真的落難之時卻沒有一個人肯幫我。感冒好了之後,這時我就感覺我的下體有些刺癢了,而且有點紅腫水泡,我以為是因為感冒過後火氣還沒過吧,可能只是一些無名腫毒無礙身體的東西吧。出了學校門找朋友去玩,走到路上的時候被一部摩托車撞了,當時迷迷糊糊的連摩托車從哪裡來的都不知道,雖然沒有造成什麼大傷害,但是手腳被鏟掉了一塊小肉皮,鮮血直流,摩托車司機痛罵了我一陣就走了,當時我怒火中燒,想著自己為何會這麼倒霉。一路上去朋友玩樂的酒吧的過程中,我感覺我整個人開始走向了衰落,不管是心底的感覺還是外在的遭遇,我都感覺到了一種低落倒霉之氣在環繞著我。來到酒吧推開門後,朋友見到我馬上鼓掌歡迎,隨後他們舉著酒瓶子大喊大叫讓我趕緊就位,身在這群損友中,有一種讓我失去主見與理智的感覺,難道這就是人與類聚,物與群分嗎?

 

三個月後,因為吃到嫖妓的甜頭,我連續去了十幾次的風月場所,我的病情隨之加重,病情已經嚴重到不可以用自我安慰等心理手段來掩飾了我下體惡臭紅腫,有些部位還有點潰爛,並且整天不定時地刺癢與有燒灼感,因為實在受不了這般痛苦,我到醫院進行了檢查,檢查結果是淋病加病毒性前列腺炎再加尿道炎,三種疾病都難以治愈,醫生開了點藥叫我按時吃,我知道治療效果也不會太好,所以也是記得就吃,不記得就不吃,病情因此變得更加嚴重。在一天晚上實在痛苦難熬,我想起了我得病的罪魁禍首就是當初那個介紹我去嫖娼且說嫖娼無害的朋友,我當時怒火中燒,馬上打通了他的電話把我的狀況說了一遍,期間還罵了不少粗口。

 

誰知那個朋友說到:“不會吧?哦,是這樣的,我當時說的中招幾率是幾乎為零,又不是說一定不會中招,嫖妓這種事情你既然要享受,那麼就要做好得艾滋梅毒的准備,老實告訴你,你戴套也不一定能有效阻礙病毒的侵入。既然事情都這樣了,那我只能說聲對不起,對了,你以後不要再打電話給我了,公司最近可能要我去做一些業務,我這個號碼要作廢了。”

 

“那你為什麼就沒得性病,你不是說你是介紹別人嫖妓吃回扣的嗎,為何你沒有得病!”我心裡有點不服,想著為何我就這麼倒霉得病。

 

我又沒說自己也去嫖娼,我只不過是介紹你們去而已,我從沒去過,再給你說一點秘密,其實我不嫖妓的原因是因為我知道被我介紹去嫖妓的人下次都和你一樣,最後都是艾滋梅毒自殺的,所以我電話號碼換了好幾次就是為了躲避你們這些人,社會上一些因為嫖妓而滅亡的人太多了,我都見怪不怪了,這你不能怪我吧,這些都是因為你們好色不顧慮後果罷了,與我無關。”朋友這樣的回應使我從其話語中聽到了那種冷漠無情,這種冷漠與無情足於殺人,而無知愚痴的人正是這種冷漠無情之下的亡魂。

 

我當時難以平息自己的心情,一個結交了兩年的朋友竟然說出這樣的話,在利益之下,一些酒肉朋友的關系竟變得不堪一擊,甚至當場粉碎。的確,我該去怪誰呢?怪就怪我自己愚痴吧,怪就怪我深陷淫毒泥潭還一副神氣瀟灑的樣子吧,怪就怪我結交了害人的損友吧,怪就怪我被社會一些人與事洗腦了吧。未來的路,我該何去何從,未來的路,我該如何抉擇?難道良師益友真的對我來說是那麼的遙遠與不可及嗎?

 

掛了電話,現在的我只想對社會上一些想要嫖妓或者正在邪淫的人說一句:“嫖妓邪淫害人,莫要結交一些損友,本人就是因為愚痴沒有主見沒有正確的價值觀而結交了一些損友,損友就像蜜劍,豪言壯語之下劍鋒已到,若再聽信從之,則毀身滅己。”

 

2015-07-26


 

【原作者文章】

 


 

原作者續篇

 


【邪淫危害】嫖娼是一個陷阱,把我引入萬劫不復之地,悔呀悔

 

現在社會很多人都嫖娼,在享受淫樂的同時,他們卻不知道艾滋和梅毒在等著他們,他們欲望一來,總想找小姐,不管他們是否已婚,是否只是一個學生,是否是一群患了艾滋病的吸毒者和老頭子,風月場所總有他們的身影。前幾年,我就已經聽過爺爺在榕樹下乘涼時給我們講的那個真實的故事,一個因為嫖娼而掉入萬劫不復之地的年輕人的故事,我爺爺說他是親身經歷的,親眼看到這件事和認識那個人的。今日有緣,我用第一人稱把那個嫖娼的年輕人的故事簡單講述一下,望大家能夠認清找小姐的極大危害,莫要再步那個陌生人的後路。


在我還小的時候,我就經常接觸到黃色的影片,我二舅就是靠賣這些東西起家的,那時候改革開放沒幾年,外國傳來的黃色影帶就已經風靡了整個中國。我二舅店子裡總是屯滿了這些東西。因為影片有時候需要更新進貨,我到二舅店子玩的時候二舅就叫我幫忙看一下店,他自己去購買更多的黃色帶子以應付更多的顧客。我那時因為好奇,看到帶子封面有一個裸體的女郎在搔首弄姿,就馬上把帶子放到播碟機裡面看,裡面的內容讓我臉紅心跳,不久我就學會了手淫,還偷拿了一些帶子回家慢慢看。


從小學我就學會了手淫,一直到高中還在手淫,我越來越感覺到單靠手淫已經滿足不了我那一天比一天強烈的欲望,於是在幾個成人朋友的介紹下我跟著他們坐火車到南方,因為這裡是改革開放的起點,經濟和文化肯定很洋氣和西方化,經濟的發達的地方肯定會有色情場所出現,於是我們幾個來到了這個城市中心最繁華的一家風月場所,剛到門口這裡的小姐就迎了過來,把我們圍了起來,嘻嘻哈哈地問我們幾個人,還催我們快點進去玩,不然沒好的小姐玩了。進了裡面全是一片暗紅的燈光,裡面成對成雙的男女在相互挑逗,不知為何有種很惡心的感覺,但我內心又十分激動。在進房間的轉角處我聽到了一個40多歲的婦女在罵一個女人,那個婦女以老板的口吻罵道:你做的什麼好事,很多客人都來投訴了,說快樂了之後都下體不舒服,還出現了紅腫痛癢的情況,你去死吧,就你一個禍殃害了我們整個店的生意。”


被罵的女人好像很委屈但是不服氣地回答:都怪那些患了性病的男人把我傳染了,明明是帶了套的,但是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得病,不只是我,其他的姐妹都和我一樣有性病的,下面都惡臭,只不過那些色鬼沒有發現而已。”


“小聲點,你想死呀,這麼大聲,我們做這一行的就要認命,錢一到管他們那群色鬼的死活,干我們這一行的百分之九十都是有病的,你就別傷心了,年終給你點分紅去治治病,別哭了,繼續接客吧!”那個婦女急忙捂著那個人女的嘴小聲說,但是我還是聽得一清二楚。我正在考慮要不要進去的時候,那幾個成年朋友突然來刺激我:小樣,就知道你不敢進去,哈哈,叫你這小孩別跟我們來你不聽,哈哈哈哈。”我覺得很是不爽,當著那幾個成人朋友的面大搖大擺走了進去,剛才聽到的竊竊私語我全忘在腦後了。


第二天早上從風月場所起來跟著那幾個成年朋友吃了個早餐就回去了,享受完當然要走呀,還留在這裡做什麼,而且我們錢都不夠了。於是我們叫了一個司機搭我們去火車站,一路上和那個司機聊得很歡,我一時興奮把我們昨天的事都說出來了,還把我小時候的事也說出來了,正在自豪沒有在成人朋友面前丟臉的時候,那個司機轉過頭來用一種惋惜的眼神看著我對我說:嫖娼找小姐你這麼小也去,我只聽過一些得了艾滋的和一些就要死的老頭會經常去嫖娼,你以後還是別去了,那些地方不干淨呀,你還年輕要懂是與非呀!”


“放屁,別嘰嘰歪歪個不停,你開你的車,你管我們什麼事!”我其中一個成年朋友大叫起來,好像很不滿。


司機沒有再說一句話了,但是我和他聊得挺歡的,給了他一個電話號碼好日後聯系。火車站很快就到了,我們給了錢就走了。回去後的一個星期後,我總感覺下面很是痛癢,天天很不自在,但是我還是沒注意,一個月後,我下體已經腫爛了,那感覺真是生不如死,我突然想起了找小姐時那個婦女對那個女人說的話,我馬上一片死灰,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那個比較老的司機,我馬上打電話給他把我的症狀給他說了一遍,那個司機說這可能是梅毒,後期還會滿身起那些肉塊,一顆一顆的滿身都有,因為那個司機他曾經見過這些現象,我這只是初期的,他希望我馬上去看醫生。


掛掉電話,我一片死灰,想起滿身紅腫一顆顆的肉塊增生的時候,我哭了,我後悔我做了一件這樣的事。上天給了我一次機會改過讓我聽到她們的竊竊私語但我還是沒有知錯。我第二天就去找了醫生,但是那時醫療技術不太發達,遇到的醫生也是個庸醫,我的病症沒有絲毫的減輕。我干脆不治了,就在家等死,一年後,我暈倒在家中,那時候家裡因為我的梅毒全家人沒有一天安寧的時候,錢花了不少,父母還整天哭,因為他們就只有我一個兒子。


醒來的時候我不知道我在白色的病床上躺了多久,過了幾天,我才知道我這是梅毒晚期了,滿身的肉塊葡萄粒,靠近我身邊的病友全部都換床位了,我就像一個得了瘟疫的人,人人都怕。過了三個月,因為病情太嚴重,我動也動不了,在臨死前的那個夜晚,我跟那個司機聊了一個晚上,那個司機也很熱心,並沒有掛掉我的電話,只不過他有一種惋惜,因為我才21歲,也罷了。


人生沒有重來,有些事做了你想後悔也來不及,現實有時候就是這麼殘酷,不給人半點機會改過。人生如夢,如果是一場夢,為何要讓這個夢傷痕累累,滿是悔恨呢?


故事講完了,那個司機就是我的爺爺,他總是拿著這個故事嚇我,也不知是真是假,但是他拿出了那個電話號碼讓我打過去,我這時才不得不信服。這個故事真假已經不重要了,因為這些事現在社會都有發生,而且還不少,還真有那些人和那個陌生人一樣,嫖娼發泄著自己的欲望,卻不知道,艾滋梅毒已經走到了家門口,厄運和倒霉已經爬上了身。

 

 2015-07-26


 

【原作者文章】

 

 

 

戒為良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