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對“三年康復”的再思考

有一觀點:徹底戒色後,三年恢復健康。

“三年恢復健康”就看如何理解,如果是指一定程度的恢復,實在沒有必要提出這個觀點,因為每個徹底戒色三年的人都會有一定程度的恢復。《戒色常見問題解答》一文對“三年恢復健康”的解釋是“恢復健康,不是指百分之百完全恢復到未手淫前的身體狀態。而是指跟同齡人相比,身體素質可以達到中等或者偏上水平。”不過我個人認為“三年恢復健康”其隱含的深意是指身體完全的康復,恢復到正常人的狀態。即使沒有這層意思,我想大多數人看到這句理念的時候,第一念想到的也是指身體完全的康復,恢復到正常人的狀態。因為沒有人願意處於一種沒有完全恢復的不正常狀態。

 

所說“三年康復”,有一個前提條件:在《戒色,半年一回頭》的對“三年恢復健康”的定義是“這個三年的標準是實實在在的禁慾三年,而不是連戒帶破的三年,所適用的人群是未婚者,手淫史十年以下,身體未出現嚴重疾患的這幫小青年們。”應該說,這個定義是比較中肯的,有了這個前提條件“三年康復”就比較切實可行,觀點是成立的。如果沒有這個前提條件,那麼“三年康復”在某種程度上就是一個偽命題,是一種“速成論”觀點。

 

那麼“三年康復”有沒有可能呢?是有可能的,有些人確實可以在三年左右康復的。但即使是針對10年以下的年輕未婚者,如果戒色者手淫比較頻繁,身體傷的較重,“三年康復”論點也不見得一定適用。

 

“三年康復”觀點對於號召大眾戒色有著其積極、建設性的正面作用,這是不可否認的,但也難以避免的存在局限與不足。一是容易造成戒色者急於求成的心理。成功戒色超過三年後,如果沒有完全康復,戒色者會相當失望與失落,甚至懷疑自己這輩子能不能徹底康復。尤其是戒色者不知道還有一個前提條件的情況下更是如此。二是“三年康復”觀點由於擁有廣泛的群眾基礎,成為大家的共識,以至於成為評判成功者戒色好壞的尺子。成功戒色者一般不願意向新人談論自己身體是否完全康復的問題,如果三年沒有完全康復好像是成功者自己沒做好的緣故。三是,只適合一部分人(成功戒色的10年以下未婚小青年),對於10年以上的已婚戒色者、年齡較大者就不適用了。

 

當然,以上“三年康復”觀點存在的局限與不足只是一些小問題。《戒色,半年一回頭》說“三年康復是一個模糊的大概的恢復期限,並不是一個準確的恢復時間表,由於每個人的具體情況不同,無法給出準確的恢復時間表。”所以我們不能對“三年康復”觀點過於責備求全。在一定前提條件下,“三年康復”觀點是正確的,合理的,是適合一部分人的,其正面意義是不可估量的。

 

“三年康復”能得到戒色論壇大眾廣泛認同的原因眾多,其中一個因素是論壇的每個人都基於一個集體無意識的趨同心理:大家都希望自己快一點、早一點康復,需要“三年康復”這樣極具振奮人心的觀點來鼓勵自己。

 

大家都希望自己快一點、早一點康復,這也是人之常情,本無可厚非。但客觀事實並不以人的主觀美好願望為轉移。任何事都沒有表面看起來那麼簡單。所有的事都會比你預計的時間長,在身體徹底康復這​​件事上更是如此。

 

《戒色,半年一回頭》一文對於惡習10年以上者,給出的是“做好五年計劃”的建議。根據我個人的經驗,我戒除惡習到第六年都沒有完全康復。我個人覺得,“五年”也是一個樂觀​​的估計。當然這是從我個人角度出發做出的判斷,相信總有一些人五年可以康復。

 

我戒色到五年半的時候,因為深信三年康復,幾乎徹底喪失了信心,一度懷疑自己今生不可能徹底康復了。相信很多成功者對於自己身體何時才能徹底康復,都有過迷茫與困惑。

 

身體康復的時間問題是一個被戒色者廣泛關注的熱點問題,但至今沒有一個比較合理的定論。“凡事理論先行”。做任何事之前,如果能有一個理論指明方向,給予明確指導,可以避免盲目性,少走許多彎路,自己心裡也會比較踏實,能夠沉下心來踏踏實實的向目標努力,而不至於浮躁。可見,身體何時能康復問題已經到了必須有人提出一個合理觀點的時候了!

 

二、適合每個人的康復時間表

《戒色常見問題解答》一文指出“因為人與人之間的差異性極大(諸如年齡大小,手淫史長短,身體禀賦強弱,生活習慣是否合理),每個人在戒色後恢復的過程都不會完全一樣,所謂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沒有人可以就預期恢復時間,恢復效果做一個準確的判斷。”這個觀點很對。不過,我相信任何事總是有規律可循的。即使無法做一個準確的判斷,但總可以做出一個大致的判斷。

 

鑑於目前還沒有人提出一個可以廣泛適用每個人的康復時間,根據自己的實踐與思考,我提出以下身體康復時間表:(僅供參考)

 

惡習史10年以下:三年初步恢復,五年基本恢復。

 

惡習史1020年之間:五年初步恢復,七年基本恢復,九年完全康復。

 

惡習史20年以上:七年初步恢復,九年基本恢復,1215年完全康復。

 

當然這個時間表也並非完美無缺,也不見得就是普遍規律,看起來也有些複雜難以記住,可以進一步修正,並一句話概括如下:

 

身體的康復可能要用破壞身體(手淫惡習史)的一半時間,甚至更長。

本觀點的前提條件:成功戒掉手淫自瀆惡習。

適用範圍:無論已婚、未婚,無論年長、年幼,無論惡習史是長、是短,針對所有人而言。

 

 

△關鍵詞解讀:

“康復”:是指身體的完全、徹底康復,恢復到正常人的狀態。

 

“可能”:就是說,身體的完全康復需要花費手淫史的一半時間,康復時間與手淫史時間存在一種內在關係。

 

“甚至更長”:意味者身體的康復時間等於破壞身體(手淫惡習史)的時間,甚至超出。

 

舉例來說,如果一個人的手淫史是20年時間,那麼他的身體要想完全康復可能要用10年時間,還有可能要用15年,甚至20年、25年時間,這些可能性都是存在的。

 

需要進一步說明的是:由於每個人的具體情況不同,有一部分人恢復很快,不到“破壞身體的一半時間”就可以完全康復。更多的人可能會在“破壞身體的一半時間”左右可以完全康復,還有一小部分人超出一半時間或更長時間。

 

凡事破壞起來很容易,重建起來都很難,這一點大家一定認同。比如一座高樓大廈,建成需要一年時間,要想破壞它太容易了,用炸藥爆破,一秒之內搞定。即使不用炸藥,破壞的時間也絕對遠遠低於用來建設的一年時間。重建永遠都比破壞難。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身體的破壞不是一日完成的,身體的恢復也不可能一日完成。如果一個人有10年手淫惡習史,也就意味著破壞自己的身體長達10年,那麼再用10年的時間進行重建,使身體完全恢復健康,也是情理中事。如果只用了破壞身體時間的一半——5年時間就康復了,真的是很快、很划算了。身體的重建只花了破壞身體的一半時間,一點都不算慢。

 

“身體的康復可能要用破壞身體(手淫史)的一半時間,甚至更長。”這一觀點是對 “三年康復”觀點的肯定與進一步拓展、延伸。雖不敢說這個觀點就是身體康復的實際規律,但至少是無限接近身體康復的實際規律。

 

隨著越來越多的成功者出現後,很多人都會覺得關於“康復”的觀點需要進一步的發展。相信很多成功戒色三年以上者,都不會執著於 “三年康復”這一觀點,對於身體康復的時間都有著自己的理解與觀點,只是沒有提出更具建設性的觀點來替代它。比如《如果你覺得戒手淫遲了,請看看我:我35歲開始戒,戒4年了》一文的作者“時間26”的手淫史是26年,徹底戒色4年了沒有完全恢復,他認為再過5年才可以徹底恢復。也就是說26年手淫,要用前後9年的時間才能康復。我覺得他這個判斷很理性,是在獨立的用心考慮問題,而不是人云亦云。我本人惡習史也長達二十多年,傷的很重,我對自己的判斷是,目前已戒斷6年,再過6年,也就是前後12年才有可能完全康復,我已經做好了用1520年康復的思想準備。

 

論壇上成功者關於自己身體康復的帖子,絕大多數都是在23年左右,這種康復只是一定程度的康復,而不是完全、徹底的康復,這一點大家要清楚。自古“人往高處走”,一個成功者不能只和自己的過去比,滿足於一定程度的康復。身體的完全、徹底的康復才是每個成功者真正的目標。

 

“一般來說,無論手淫史多長、傷精多嚴重,只要能徹底戒除手淫三年,任何人的身體體質都會有明顯的改善與較大程度的康復。”如果從這個相對康復的角度理解,“三年康復”觀點是適合所有人的。至於身體的完全、徹底康復,對於傷的輕、手淫史短的年輕未婚者,三年是可以做到的;對於傷的重、手淫史長的人就是一場持久戰了,是一個相對較長的過程,大家不要過於盲目樂觀,要克服急於求成的浮躁心理,要做好打持久戰的最壞思想準備。但只要徹底戒色,再配合合理睡眠、養生、運動,只要戒一年就會有一年的變化,功夫絕不會白下,最終身體一定會完全康復,這只不過是個早與晚的問題,對此大家一定要有信心。

 

△戒總比不戒好

戒掉了,即使身體恢復很慢,畢竟總是向好的一面發展,只會越來越好。

如果不戒,結果只有一個:只會越來越糟。

 

關於身體康復時間,總結一下:“戒色三年,雖不一定能徹底康復,但身體絕對可以較大程度的康復。至於身體完全徹底康復,可能需要手淫史的一半時間。”

 

三、略論身體康復之道

由於人與人之間的差異性極大,身體的康復會諸多方面因素限制:諸如年齡大小,手淫史長短,身體先天素質強弱,生活習慣是否合理、工作環境制約等。這些因素會直接影響到身體恢復的快慢程度與恢復效果。

 

△身體康復的進度規律

總體來說戒色時間越長,身體會越好。從開始戒色,到進入恢復期需要一段時間,從數十天到數百天不等。在出現精滿自溢現像後,身體就進入恢復期。

 

身體康復的進度是不均衡的,可分為兩大時期:“快速恢復期”與 “平台恢復期”。

 

在剛剛徹底戒除惡習的前三年之內,是一個“快速恢復期”。因為惡習的徹底戒除,腎精不再人為的破壞與洩露,身體自身的生命功能開始真正發揮作用,即使戒色者不在補腎養生方面做過多的主觀努力,身體也會有較明顯的恢復效果,戒色者自己會明顯感覺到。如果注意養生、運動並養成良好生活習慣,傷的輕、手淫史短的人,三年就徹底康復了;傷的重、手淫史長的人,也可以恢復到六七成甚至七八成。之後身體康復呈緩慢上升趨勢,進入“平台恢復期”,常常會呈現出上升一段時間後,然後停止一段時間,戒色者有時可能感覺不到很明顯的恢復效果。在這個過程中,如果身體耗損過度,甚至有退步現象發生。進進停停的恢復方式是“平台恢復期”的基調,但總體上呈上升趨勢,身體還是在無形中漸漸恢復著。

 

進入“平台恢復期”身體恢復速度就減慢下來了,必須依靠系統整體的養生方式(康復系統工程)的配合,才能達到最佳的恢復效果。

 

當然即使惡習沒有徹底戒除,堅持“康復系統工程”的養生原則,身體也有一定恢復。但是由於惡習沒有戒除,就如同一個露底的瓶子,無論怎麼灌水都無法灌滿。因此本文討論身體康復之道的角度是指成功徹底戒斷惡習之後而言。身體的真正康復,是從成功戒色後開始的。

 

△身體康復之道——“康復系統工程”

“康復系統工程”的養生之道有兩大原則:補與節。只要在戒色的前提下,堅持做到這兩大原則,都會起到很好的恢復作用。

 

先說“補”的原則。 “補”的內容如下:

(一)早睡早起。

睡眠是補​​腎養生的第一大補。夜晚(2100—300)這段時間好好睡覺,腎氣就能補足。特別是正子時(晚上11點到凌晨1點),睡眠好像吃飯一樣,營養最豐富的主餐就是半夜子時這兩個小時,一定要把這段時間“睡了”。有人認為晚上十二點後自己比較精神,熬夜工作、學習思路敏捷,其實這很糟糕,這是因為“子時一陽生”人體少陽之氣開始發動的緣故。這時候一定要以睡覺來養陽氣。如果熬夜,陽氣就被消耗掉了,其損失就大了。到了正子時,即使有天大的事也要擺下來,睡它半小時,一天精神就夠了。每晚最好9點或10點躺下睡覺,對於恢復腎氣非常重要。推薦閱讀《睡眠與養生》、《熬夜對身體的損害》等文章。

 

建議晚上九至十點入睡,早上六點左右起床。“三天早起一天工”,如有熬夜做事習慣的人,可把作息時間改一下,改為晚上早睡,而早上早點起來做事。比如五點起來,人的大腦也會非常清醒,且不損健康,比熬夜做事更好。希望大家不要拿健康來換事業,否則將來一定會後悔。

 

(二)運動養生

運動養生的方法:站樁、散步、跑步、蹲牆功、傳統固腎功、太極拳、八段錦、易筋經之類運動和保健法等。可以選擇其中的一項或幾項,每天堅持不斷,日久身體自會強健。同時可參看彭博士生命的修復視頻講座。

 

俯臥撑與仰臥起坐是在鍛煉肌肉,對於補腎養精作用不大。蹲牆功、站樁對於身體恢復效果不錯。最好的康復方式是散步、慢跑、傳統固腎功、太極拳、八段錦、易筋經之類運動和保健法,以舒筋緩骨的柔韌性鍛煉為主。受場地限制最小、最易堅持、補腎養精最直接的方式的是散步、固腎功、八段錦。

 

每天散步一小時。走路可以有效​​鍛煉、拉開腿後面和後內側膀胱經和腎經,有道是:“白練不如一走”,著名腎病專家趙紹琴治療腎病時就主張病人應當每天走路一小時活動腎經、膀胱經。走路的方法就是邁開腿盡力邁大步(注意不要氣喘吁籲)走路。也可以緩步慢行,以正常散步方式進行。每天走路一小時,可分攤到早、中、晚幾次完成。

 

傳統固腎功、八段錦對於養精固腎功效最佳。具體就不細說了,大家可以在網上搜索相關視頻、文章來看。

 

運動養生的量。運動要要小、適量,逐步緩增。每天堅持半小時至一小時。比如跑步,身體虛弱者不要一開始一次性跑半小時,可以從五分鐘,十分鐘跑起,堅持一個星期後,再加兩分鐘,這樣用半年的時間增加到半小時。身體較虛弱的人,在前兩三個月以散步、快走為主,然後再轉為慢跑,從一兩公里開始跑起,緩增運動量。適量非常重要,我們常常發現論壇上有人超負荷運動,這樣對身體是有損害的。

 

運動要少出汗,特別是冬天天冷的時候,特別忌諱在室外運動出大汗,如果出汗了必須及時擦乾身體,並換衣服,不可使身體受涼,冬日出汗會嚴重傷陽。

 

靜坐也可以養生,但是不建議每天因學習工作長時間久坐的人嘗試,因為戒色者多年惡習的緣故,身體很衰敗了,大多陰氣太盛而陽氣不足,靜坐屬陰,久坐使動與靜失衡,不利健康,甚至導致夢遺(因學習工作久坐之人,建議以站樁代替靜坐)。中醫認為“動能生陽”,所以盡量以運動方式來補腎養精,使身體陰陽平衡、動與靜平衡。

 

當然對於有的人比較喜歡靜坐,也可以嘗試。最好看看南懷瑾先生的書《靜坐修道與長生不老》和蔣維喬的《因是子靜坐法》。蔣維喬先生幼年因為手淫導致身體很差,後通過靜坐恢復了健康。需要注意的是,即使選擇靜坐養生也要和運動養生結合起來,蔣維喬先生身體康復的原因不僅僅是依靠單純靜坐,同時他堅持太極拳運動二十餘年。所以動靜兼修不可偏廢。

 

(三)飲食清淡。

平時飲食以素食為主,多食五穀雜糧、蔬菜水果、豆製品。盡量少食肉食、油膩食物,少食或不食辛辣類刺激性食物,如蔥、蒜、韭菜等,因為這些葷腥食品會刺激淫欲心。具體內容​​參考彭鑫博士文章《吃素怎樣吃才能健康》

 

飲食清淡還包括禁止菸酒。水果蔬菜都宜吃時令性的,少吃反季節食物。夏天吃冷飲是最大錯誤,因為夏天人體內部陰氣最盛,吃冷飲最傷脾胃。腸胃功能不好的應當禁食。綠茶也要少喝,白開水最佳。

 

(四)孝順行善

父母是我們每個人元氣的根本,生機要想茁壯,要往根上澆水,這是腎氣真正的總開關。孝順的人,身體自動就會恢復正常,速度非常快。還有多行善事也會使身體恢復很快。

 

中醫彭鑫博士有一個師兄腎陽虛,身體非常虛弱,後來堅持做自己力所能及的善事,比如寫文章勸善、做義工、義診、每天忙的不亦樂乎,不到半年的時間,身體的陽氣迅速恢復,感冒鼻炎也不治而愈。現在他60多歲,在寒冷的冬天里基本上都是單衣單褲過冬,兩隻腳不穿襪子直接穿單皮鞋都不會感到寒冷,全身好像火爐一樣,跟他接觸你會感到暖洋洋的,特別溫暖祥和。這個師兄告訴彭鑫博士一個養生最關鍵的秘訣:“善”!

  

為什麼孝順和行善可以是身體恢復很快?因為孝順和行善都屬於善,傳統中醫認為:善能生陽!人有了善心,陽氣就開始恢復。

 

(五)心態養生

1、心態平和。身心是互相影響的。不急不躁的平和心態,凡事看得開、想得通、放得下,心胸開闊,對於身體的恢復很有益。

 

2、培養愛好。如練習書法、繪畫、彈奏樂器等。培養有益身心的興趣愛好,可以陶冶性情,有益身心。

 

3、常讀善書。每天堅持讀戒色文章、讀善書,學習傳統文化,養浩然正氣。

 

4、五德養生。傷精的人,腎氣虧虛,肝血不足,心火亢盛、肺金不降、脾土不溫,五行不和每個人偏性不一樣,藥物的調整上講究很多,這裡不一一說明。藥物補腎並不是最根本的解決方法,信心與合理的生活方式才是根本之道。最重要的是具備:仁、義、禮、智、信,五種內在的德性,這叫內五行,是生命內部最為重要的五種藥,直接調整身體速度非常快。詳閱彭鑫博士文章《仁、義、禮、智、信對內臟的影響》

 

再說“節”的原則。以上“養”的原則大家都知道,也比較注意,但節用保身,卻很容易被忽略掉。

 

“節”的內容如下:

1)節欲保身

戒除手淫、意淫、看黃色書刊、網站、圖片、視頻等黃色內容的所有行為和心理,從根上杜絕元氣洩漏。道家陳虛白在《玄機口訣》中講“情動於中,必搖其精,即失其精,必耗其氣。”意思是即使單純的意淫,因為慾念發動也會損失精氣。必須搞清楚的是道家講的元精是指“生命的本有自然功能”,並非僅僅指因慾念產生的精子。如果因為看黃色內容意淫,即使不手淫、不遺精,精氣也會走失。

 

已婚者要跟配偶商量好,節制房事,最好杜絕房事一段時間。

控制夢遺的數量對康復也很重要。過度夢遺對身體有損,控制在每月一次或2次屬於正常範圍。夢遺成因分有夢、無夢兩種,無夢夢遺是阿賴耶識的習氣所致。對治夢遺可參考南懷瑾老師的“鳥飛式”,網上有視頻講解。至於心理方面的問題要自己做工夫慢慢去除。

 

以上原則大家都清楚,也會比較注意。很容易被忽略掉是下面的節用保身。

 

2)節用保身。

我們每天的學習、工作、運動、辦事、思考、讀書、看電視、電腦、上網、久坐、久視、事務繁忙等等行為每時每刻都在消耗腎精元氣。所以每天對以上行為進行節制,從早到晚隨時隨地的注意節用,對於身體康復是非常重要的。“補”固然重要,如果不注意“節用”,那麼剛剛補足的元氣又被消耗掉了,一邊在“補”一邊又在“大量消耗”, 消耗量超過補的量,那麼“補”又有何益?要到何時才能康復?

 

看電視、上網必久坐傷腎;必久視,傷肝,非常消耗腦力、體力、精力。連續上網兩個小時比看書四個小時都累,電腦屏幕不斷閃滅很容易對眼睛造成疲勞感,肝腎同源,肝開竅於目,長期上網的人黑眼圈,眼睛乾澀,而且精力不能集中,這都造成了精力的虧乏。經常坐辦公室的會員要注意平時坐姿正確並多做一些舒展筋骨活動關節的動作,重點活動部分是頸,肩,腰。因此工作40分鐘就應該休息10分鐘,關掉電腦,到公園、樓下散散步、練練拳、曬曬太陽,對健康的恢復很有幫助的。

 

節用保身是最重要​​的養生康復之道。最好把自己當作養病之人,每天時時刻刻注意節用,才能使康復效果最大化。

 

總結一下,“康復系統工程”就是:一“補”:早睡早起、運動養生、飲食清淡、孝順行善、心態養生。一“節”:節欲保身、節用保身。這些都是最基本的養生原則。

 

△康復的不可控因素

“康復系統工程”的養生之道還屬於主觀人為的可控因素,但身體的康復也有客觀不可控因素的限制。工作環境就是最大的不可控因素。

 

對身體恢復阻礙最大的工作就是在辦公室辦公的工作。以我為例,我的工作性質就是在辦公室辦公。我算了一下,白天至少坐6小時,上下班坐班車2個多小時,每天因為工作,至少要坐8小時。久坐傷腎,工作性質對自己身體恢復很不利,但沒有辦法改變,此其一。由於電腦的普及,現在辦公室工作基本離不開電腦,電腦從上班開到下班,電腦輻射不說,關鍵是久視電腦又傷眼睛、傷神、傷腎、傷肝,此其二。

 

我現在採取的對策是,不辦公不開電腦,辦完正事之後立刻關閉電腦或顯示屏,絕不無事上網看電腦,力爭每天看電腦、看書、看手機的用眼時間控制在三小時左右。

 

客觀不可控因素會造成身體恢復進度的緩慢,只有主觀上更加注意彌補,使阻礙因素降到最低。

 

任何單一養生方法對身體恢復的效果畢竟是有限的。只有依靠“康復系統工程”養生之道的所有原則全面配合使用,並注意降低不可控因素的阻礙,養成合理的生活方式,才能達到最佳的恢復效果。

 

△康復之道貴在有恆、反省

關於康復之道,現摘錄蔣維喬《因是子靜坐法》一段文字,供大家參考:

“餘習此術以愈病,友人多知之。頗具就而求斯術者。然習而有成者千百中獲一二人耳;其不成者,皆誤於求速效。人第見餘之獲效,而不審餘之獲效者,即在不求速效,持之以恆耳,無他謬巧也。學者初則甚勇猛,繼則以無效而中輟;且有疑餘另有秘術不肯示人者;其結果大率如此。不知靜坐者,修養身心之法也;修養身心,與食物之營養同;假如以食物能養人,欲求速效,一旦暴食,過飽傷胃,遂屏食物而不禦,天下寧有是理;必如旅行長途然,徐徐緩緩,終有達到之日也。”這段話的意思是說,跟隨蔣維喬學靜坐的人很多,成就的很少,都因為急於求成、不能持之以恆導致。其實任何一種養生方法要想取得康復效果,都是如此。這段文字也是對身體康復問題的最好註解與忠告。

 

身體的康復絕非一日之功。只有以年為單位的日積月累,以天為單位的對自己身體變化處處留心、反省、保養、節用,通過長期持之以恆的不懈努力才能達到完全康復的目標。

 

“康復系統工程”的養生之道其他原則都有人論述過,也有具體建議,只有“節用保身”原則很少有人提及,本文也只是就節用的部分內容提了一點點建議,至於哪些方面要節用,如何節用,由於每個人生活習慣等各方面的不同,也無法給出一個節用具體內容與標準,只有靠自己自我反省了。戒色百分之百靠自己、完全靠自己,即使是論壇也不能依賴,如果不獨立思考、不自我反省,戒色不可能成功。康復也是如此,不獨立思考、不自我反省也不會恢復的很好。自己有哪些對康復不利的不良生活習慣,只有靠自己反省改正了。

 

通過自我反省,我發現自己從小就有愛讀書的習慣,但是愛看書卻用眼不節制就是不好的習慣了,現在自己又有看電腦、看手機的過度用眼不節制的壞習慣,對康復很不利。為了改正,於是我每天都要做用眼記錄,只要一看書、看電腦、看手機,都要看一下表,何時開始然後何時結束,嚴格記錄在紙上,然後回家記錄在日記上。記錄了一個月後,我發現自己每天56小時用眼是常事,有時要用眼78個小時,這樣長期下去對視力、對腎、肝、身體都極不利。這個結果令我很吃驚。不做記錄不覺得自己用眼過度,做了記錄才知道情況很嚴重。目前目標是控制在每天三小時內,這包括上班和下班全天辦正事用電腦、看手機、看書的時間。以後希望控制在2小時左右。如果不做記錄我發現自己會放鬆自我約束,所以我一直在堅持做記錄,為了自我提醒與改正。所以建議大家每天寫日記,除了寫修身改過內容,也要把自己身體恢復情況、睡眠、運動內容寫進來,這是絕對必要的。每天寫日記記錄與不寫日記的效果是不一樣的。之所以寫出這段自我反省的文字,其實是為了啟發大家自我反省,因為每個人都有不利身體康復的習慣,這需要自我反省、發現,並改正之。

 

身體的完全康復不是一個簡單的事情。對於中醫養生原理的了解、身體的變化,慾念的澄清、飲食的調理,睡眠的影響、節用保身等等處處皆是學問,都要自己留心注意。每時每刻要注意節用保身,注意身體、慾念、運動、飲食,睡眠方面的變化與影響,自我嚴格監督、反省。

 

命理學講:事業看精神。身體不好哪來精神?我們的愛情、婚姻、事業、前途等一切幸福都建立在健康的身體基礎上,沒有一個好身體,一切都完了。要把身體康復做為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來抓。

 

四、康復之道總結

一、身體康復絕對不能坐等其成,要主動出擊。

 

二、身體康復是一場持久戰,必須克服求速效的心態,注意平時點滴積累。

 

三、身體康復是一個系統工程,養成良好生活方式,“補”與“節”不可偏廢。

 

四、身體康復需要每一天的自我反省、自我監督,盡量降低不可控因素的阻礙。

 

五、身體康復是一門大學問,需要不斷學習、獨立思考、實踐與總結。

 

六、必須把身體康復上升到生命中的頭等大事來抓,與戒色一樣付出100%的努力。

 

能做到以上幾條,量變就必然質變,漸變必然突變,達到身體完全康復的目標則庶幾乎。

 

★★結束語★★       

戒色是系統工程,是終身事業。身體的康復也是系統工程,是終身事業,一切都要靠自己處處留心,自覺、自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戒為良藥 的頭像
戒為良藥

戒為良藥

戒為良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